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先找到杨瑜璟,让她告诉我歧鸣子的去处。

    A市最好的医院里,我在一间病房门口等杨瑜璟。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才看到杨瑜璟提着一只保温桶,慢慢地走过来。

    我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杨瑜璟第一眼就看到了我:“你怎么来医院了?”

    我说:“我找你有事。”

    “打听歧鸣子下落?”她挑眉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不屑。

    我只点了点头。

    她勾起嘴角冷笑一声,没有搭理我,而是侧身绕过我,进了病房。

    我紧跟着她进去。

    说实话,自从我醒来之后,就未真正关心过这位好朋友,更不知道她到医院里来干什么。

    此时进了病房,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我才惊是瞪大了双眼,惊讶地看着杨瑜璟:“你一直照顾的人就是她?”躺在床上的不是别人,是安城的爱人,多年前她与安城凭借一部电影同登影帝影后,他们更是借戏生情,从银幕情侣变成了真正的亲密爱人。

    当时我还是十八线的小明星,这些处在影坛顶尖上的人,我根本接触不到。只是听说没过多久,影后就怀孕了,大家都以为这个孩子是安城的,却又突然有小报消息报出这孩子并非安城的,没过几天,影后就跳楼自然了。

    还好抢救及时,保住了她的命,但肚子里的孩子却保不住了。

    不过影后却一直未再清醒过来,后来医院宣布她已经脑死亡,可安城似乎仍然未放弃希望,一心守在她的身边,这一守便是几年时间。

    我知道杨瑜璟喜欢安城,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执着,因为喜欢安城,爱乌及乌到这种地步,竟然替安城来照顾这个女人。

    而安城,此时突然想到他,竟然觉得他无比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只不过我现在没有那么多心情去理会这些,我现在要先解决歧鸣子的事,而且这时杨瑜璟和安城之间的事,这些都与我无关。

    “月华,你知道歧鸣子现在在哪里对不对?你把他的藏身之所告诉我吧!”既然是她先提起的,我便直接问了,再拐弯抹角,既不是我的风格,也太做作。

    杨瑜璟没有理会我,而是拿了毛巾去独立的卫生间里打来热水,拧了热毛巾,一点一点帮床上的女人擦身子。

    从头至尾,她都做得非常仔细,非常认真,认真到让我误以为她并不是在侍候病人,而是在做一件非常神圣又庄严的事情。

    走到她将病床上女人的全身都擦了一遍,她又拐回卫生间,自己拿香皂反反复复地洗了三四遍自己的手。

    然后才回到病房里,拿出自己打包带来的早餐,一点一点地吃起来。

    一边吃一边说:“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有什么事要问我吗?”

    我:“……”

    我在她对面的沙发里,认真说:“我想要去找歧鸣子。”

    杨瑜璟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抬起头来,冷声讽刺道:“瑶姬,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深情即是无情,爱上你的男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我淡淡笑了一下,对她的评价不置可否。

    杨瑜璟许是一转,又回到我身上,继续说:“瑶姬,你现在对青要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是要与他尽释前嫌,然后幸福快乐的在一起?还是要找他新仇旧恨一并算了?”

    我说:“当然是要报仇,不管是做为瑶姬的,还是做为叶锦溔的,但做为百止妶的情份我得先还完。”

    杨瑜璟看着我,目光闪了闪,便又继续低下头吃饭。

    走到她吃完饭,才同我讲:“你对歧鸣子,还真是一点也不够关心,你觉得歧鸣子最可能去的地方是哪里呢?”

    我:“……”对啊,歧鸣子会去哪里呢?若是以前,歧鸣子唯一会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便是百止妶所织出的幻境中,可是现在幻境崩塌了,他又会去哪里呢?

    湖底冰窖!

    我一拍大腿,一定是那时了!

    杨瑜璟坐在我对面,冷冷地笑:“白痴。”

    我:“……呃……”

    “杨瑜璟,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令你不愉快的事?所以才让你这样生气。”

    杨瑜璟抬头看了我下眼,斜吊着眼睛看着我:“你说呢?”

    唔……

    浑身的寒毛都在一瞬间全部炸开,杨瑜璟的表情渗人得慌。

    从病房里出来,我直接奔了青城山。

    当然这一次我并未再由道观经过,而直接上了后山。

    穿过瀑布石阶,再往前攀登,没一会儿便来到了之前幻境所建之处,可是自从那一刻幻境被毁之后,这里就变得一片荒芜,什么也没有了。

    我走到悬崖边,看着山对面飞流直下的高耸瀑布,心里冷嗖嗖的,我真要从这里跳下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