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深知朝廷的无奈,刘传海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杜康咏叹了口气,又问道:“那方侍郎打算从什么地方开始着手?”

    “老夫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明白,就先不插手了,你们在做些什么?在怎么做?且带老夫去看看,去走走,老夫要具体了解一下这个病的情况才可以,不能瞎指挥。”

    杜康咏点了点头,第二天就带着方从哲下乡去了。

    这次选择的地点是南直隶血吸虫病较为严重的一个乡,一个乡十三个村子,八个村子里都有超过一半的村民染病,情况非常凄惨。

    方从哲来到了其中一个村子,入目所见是一大群肚子大却四肢瘦小的的血吸虫病病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一边走,方从哲一边面带戚戚然之色。

    “老人家,这病得了有多久了?”

    方从哲拉住了一个患病老人的手。

    患病老人面带苦涩:“三年了,反反复复,就没好过。”

    一旁的村里农会会长说道:“王老算是运气好的,扛住了,村里头还有一些小伙子,得病没几个月就吐血死掉了,家里人哭的眼泪都哭干了,没办法,没得救,叫不起大夫。”

    方从哲又问道:“怎么会叫不起大夫呢?”

    “没钱啊,皇帝老爷给咱们土地之前,咱们身上没有钱,吃饭都成问题,哪还能治病呢?现在好不容易能吃上几口饱饭,但也就是够吃饭,叫大夫看病吃药的钱太贵了,咱们承担不起,只有大户人家的老爷才吃得起。”

    方从哲脸一红,想起了自己几年之前还是一个有数万亩土地的大户人家……

    “百姓竟然如此穷困?”

    方从哲看向了杜康咏。

    杜康咏用莫名的眼神看向了方从哲。

    “没办法的事情,一直如此,这些赤贫农户吃的上饭也就一两年的事情,手上没钱很正常。”

    杜康咏和刘传海都知道方从哲的来历,他们是土改官员出身,靠踩着这些大户人家的尸体走上人生巅峰,而眼前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老爷,不过嗅觉灵敏,早早交出土地避祸去了,不得不佩服人家的远见卓识。

    方从哲没有继续问。

    记起自己家里的那些佃户,怎么着也不至于吃不上饭,家里的租子也不高,平常谁家佃户生病瞧不起,自己还会叫家人送点钱去,那些佃户也都记着自己的好,怎么其他地方就……

    如此一想,方从哲也就想明白了,也就不想了,再想下去,他都要开始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在吃人肉喝人血了。

    幸好早早交出土地啊……

    方从哲又在庆幸这一点了。

    一路往村子的水田里去,方从哲看着不少人拿着长棍做成的网子在水边上和稻田里捞来捞去的,然后又捞着些螺类,之后放在地上挑挑拣拣,分做两堆,一堆丢回去,一堆放在一边。

    然后见人推来作成圆柱体的滚木,将那堆螺类全部碾碎,然后扫到土坑里埋起来。

    “这是在做什么?”

    “灭螺。”

    刘传海开口道:“朝廷说了,大肚子病的毒虫就是在这种钉螺的体内成长,然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