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幽静的山村中,被一连串汽车声打破,挂着省城牌子的哈佛H7在山间小路上飞驰,在这个一年到头都不见一辆车来过的山村,这辆车的出现,显得很违和。

    小路勉强能容得过一辆通过,每一个路段都在考验着司机的驾驶技术,车身满是泥泞,磕磕碰碰,晓是如此,司机没有减速的意思,可看出在赶时间。

    没多久,前面出现了很多低矮的房子,刚下过雨,房子的上方被一团白雾罩着,下方一条小溪,几十户人家,可谓世外桃源。

    前方路边出现一块巨石,石头上写着三大字:益德里。

    “叽嘎!”

    哈佛H7憾然停下,驾驶座上的司机,拿出一张地图看了一眼。

    “就是这里了,益德里,传说中猛张飞的故乡,张二蛋,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司机从地图下面拿出一张照片,还有一张报纸,报纸上一张朦胧的人脸与相片是同一个人,比较显眼的是司机的手背,厚厚的老茧,只有常年打拳,使用拳头,才能有这样厚的老茧。

    照片要比报纸上的清楚,背景是简陋的拳台,拳台上是一个少年在挥拳打一个身材比他强壮很多的男人,这男人的年龄看上去比他大好多,相片抓拍得很好,男人的头歪到一边,往后倒下,经验丰富的司机,看出这一拳的力量有大,有多精准,这个少年显得特别的伟岸大气不可一世,好像他已经征服了全世界。

    司机把照片和地图往副驾驶座上一丢,揉揉疲惫满是血丝殷红的双眼,看着前方寂静的山村,脚下一沉,哈佛H7冲上前,后轮卷起漫天的泥水。

    ……

    崇山峻岭,风景秀丽,嫩草茂密过人腰,正是牧畜的好地方。

    山坡上密密麻麻的牛羊在吃草,足有上百头,此时正值春天,山坡上时不时地发出牛羊求偶的声音。

    一颗大树下,一男一女靠在树干上,依偎在一起。

    “嘿嘿,小花,你听到没有,明年开春,又多了十多头牛羊了,可劲地生,哈哈……”

    男孩发出醇厚中气十足的狂笑声,声音在这山中回响着,倒是没有吓着正在打啪啪的牛羊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男孩的笑声。

    “二蛋哥,你说我爹会让我嫁给你不?”

    女孩担忧地说道,她的声音很悦耳。

    名叫二蛋的男孩,生得俊朗,虎头熊腰,脸上菱角分明,双眼透入一股英气,不过却显得有些稚嫩。

    他怀里的女孩,叫苏小花,方圆百里最美的姑娘,长地水灵,身材微胖,但不显多肉,插着两条长长的马尾,大大的眼睛,灵动,好像会说话一般,可这时,眉头有些皱起。

    “二蛋哥,被过来,等一下被人看见不好!”苏小花娇喝道,出手打在正在自己的大手上,啪的一声,这只大手往回缩了缩,并没有把手收回去的意思,还在动着。

    “放心吧,小花,你看漫山遍野都是我的牛羊,等我养足了数,我那准老丈人就会把你许给我了。”二蛋满环信心地说道。

    “嗯!”苏小花看着山坡上的牛羊,一头大公牛正骑在一头母牛的后面,苏小花脸上有些发烫。

    二蛋也看到了,盯着小花的胸前饱满贼贼地笑着说:“小花,你什么时候给我看看?”

    “二蛋哥,现在不行,我爹说了,等我们拜堂之后,可以给你看两边,哦,不对,既然已经拜堂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我爹要的聘礼你还没有凑齐,是有点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嫁给你!”苏小花说道,这个话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所以她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地。

    二蛋脸上还是贼笑着,没有因为小花的拒绝而不高兴。

    “不多不多,就算你老丈人说要天上的月亮,我也要弄下来给他,小花,只看一点点好不好?”张二蛋说着,手依然不老实,想去碰小花的手。

    “啪!”

    张二蛋的咸猪手又被打掉了。

    苏小花故作生气的说:“不行,你昨天也说只是想牵手,结果,结果……哼!”

    “这次决不伸手进去,只看手不动!”张二蛋信誓旦旦,可他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语病重重。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