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不可能!”夏思思双肩微微一颤,难以置信的黛眉蹙成一团。“昨晚,昨晚……昨晚明明我跟他在一起的!”

    就算欲火焚身的感觉会骗人,可是床单上的血又怎么解释!

    难道昨晚跟她在一起的是别的男人?想到这,她不由眉头直接拧成麻花,小脸黑如锅底。

    “怎么?昨晚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么!”赫连城冷凝开口,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困在墙壁与他的中间。

    感受着背后的一片冰凉上,她惊慌的望着赫连城阴鹜的眸子,脑子里却因为他的话错愕万分。“总……总裁,您,您说什么!”

    “不记得了?”赫连城轻佻墨眉,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那,我帮你好好回忆回忆!”

    他走上前,打横将她抱起,大步走向房间……

    夏思思被毫不留情的扔到偌大的床上,小身体凹进白色羽绒被内,整个人处于蒙圈状态,而赫连城笔挺的身体却不由分说的压了下来,双手将她的小手举过头顶,死死按住。

    四目相对,她紧张的干咽了一口吐沫,心里像是小鹿乱撞一般,“突突,突突突”的跳。“总,总裁……你,你干嘛?唔唔……唔唔……”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粉嘟嘟的唇便被赫连城一口含住,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他的吻霸道而又专横,强硬的撬开她的贝齿,勾缠着她一再闪躲的小舌……

    额,这如此撩人的吻技怎么与昨晚一模一样?夏思思水眸不由惊恐的放大,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愣住。

    昨晚睡在她身边的人是总裁!!!

    “想起来了?”赫连城薄唇微勾,笑的邪佞。

    “没,没有,我……我忘了!”她收回思绪,小脸一阵潮红。眼睛撇了一眼压在她身上的赫连城,又急忙转向一旁,心虚的很。

    不过,她却没发现,她这句回答,偏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

    “看样子,昨晚你玩的不够尽兴,所以没记住!”赫连城的大手捏住她的下巴,稍微一提,迫使她正视他。“今天,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记住!”

    他的唇再次由上至下飘落,直接霸道堵住她的小嘴。

    夏小暖皱着眉,扭动身体,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但是她越挣扎,赫连城却将她环的越来越紧。

    与此同赫连城冰凉的手指,从她涨红的小脸上抚过,慢慢向下游离,划过锁骨,最终落在她的衬衫扣子上,并一颗,一颗地解开。

    她一阵惊恐,身体不由僵住。

    不,不行!不能再被吃了……

    她心中暗付,小手不由握成拳头。

    感受着嘴边他温热的舌尖,便一口下去死死咬住,一股血腥充斥了她的喉咙。而她身上赫连城的力气明显减弱,她顺势,一把将其推开。

    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慌张的逃离房间。

    一路上,她的脸色惨白,难看的要命。

    心里却不停的念叨,完蛋了,完蛋了!

    她昨晚,睡得男人竟然是她的老板,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也还好,她就是一个小人物,赫连城应该不会记住的。

    赫连城身边的女人无数,一天换一个,估计都要轮好几个月,至于她,应该很快就会抛在脑后吧。更何况赫连亚泰公司大的无法想象,员工更是不计其数,而她又只是在赫连亚泰集团的分公司工作,所以他们再见面的机会几乎是零。

    想到这,夏思思的小心脏这才向肚子的方向滑了滑。

    而看着她仓惶逃离的背影,赫连城的嘴角却微微扬起一抹笑。

    有意思!

    从来都是女人主动爬上他的床,如今他却被这个小家伙给摆了一道。

    不过,放心,主宰权会回到他手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