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厉北爵看着夏冉冉温柔的样子,是余羽墨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面,没想到冷冰冰的他,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冉冉,你怎么回来了,身体吃的消吗?”厉北爵柔声问道。

    “我想你了啊,那天见你匆匆忙忙的离开,没事吧?”夏冉冉清脆的声音,关切的问候,让厉北爵很是心疼。

    厉北爵抬手在夏冉冉鼻梁上轻轻刮了刮,宠溺的说:“真是调皮,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要怎么办。”

    夏冉冉正准备说什么,“咳咳”余羽墨的咳嗽声把俩人拉回了现实中,厉北爵看着余羽墨又换回了冰冷的脸色。

    “厉北爵,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既然你太太回来了,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我再这样住着,多尴尬啊,你说是不是?”

    余羽墨的话,让一众佣人倒吸一口气,谁都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坦白的就说出了出来,这让太太怎么自处啊。

    在佣人眼里,夏冉冉就是厉太太。

    “余羽墨,你想离开,你要去哪里?我不是没有让你走,你能去哪里,你名义上的未婚夫不要你,你们俩人不要你,你觉得你能去哪里?”

    厉北爵走上前,嘲讽的笑了笑,厉声质问着余羽墨,让站在一旁的夏冉冉听的云里雾里的,

    可是,她知道,如果这时候上去了解情况,厉北爵一定会很为难。

    余羽墨被厉北爵问的脸色发白,是啊,她能去哪里,她没有了郑旭,没有爸爸,没有了俩人,现在大概全城的人,都知道她余羽墨是只破鞋。

    越想越觉得难过,越想越觉得委屈,事情明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都不听她解释呢,余羽墨看着厉北爵笑了笑。

    “厉北爵,就算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我也不想呆在这个牢笼,现在你的太太回来了,你觉得她能容忍我这个存在吗?”

    余羽墨知道,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容忍这样的事情,所以……

    厉北爵这才想起来夏冉冉还在这里,他扭头望去,夏冉冉正在一脸迷茫的看着他,这让厉北爵有些为难了。

    是啊,他那么爱夏冉冉,怎么可以让她受委屈呢,但是,他厉北爵的孩子,怎么可以被抛弃。

    厉北爵扭头,默默地在心里下了个决定,而且态度坚决的说:“余羽墨,不管怎么样,你都必须呆在这里,一直到孩子生下来为止,管家,把她带上去。”

    余羽墨看着厉北爵如此坚决的态度,只能跟着管家上去,以后再做打算了。

    厉北爵见管家带着余羽墨上去后,这才转身,走到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