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其实晓冬既不怕冷,也不怕黑。

    他手脚麻利的把两个被筒铺好,枕头摆好,靠外的那边让给师兄睡,自己甩掉鞋子脱了外衫钻到了靠里头的那个被筒里。

    莫辰把门闩好了一转身,就见到晓冬已经钻进被窝里去了,只露出个小脑袋在外头。

    “冷不冷?”

    “不冷,我有这个。”晓冬把刚才就掖进被筒里的暖木又抱紧了一点儿:“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不知道这树是长什么样子的,要是能用这样的木头造一栋屋子,那一辈子都不用怕冬天了。”

    莫辰也让他逗笑了:“暖木可不是常见的东西,我这么些年也就见了这一块。”

    “我知道,我就说说。”

    这么稀罕的一块木头,大师兄带回来肯定是要派大用场的,结果现在送给他取暖用了。

    晓冬抿着嘴偷着乐。

    没关系,他只是抱着暖暖,又不是劈柴烧了。等来年春暖花开了,他再把木头还给师兄好了。至于明年冬天嘛,那会儿他的功夫怎么也得比现在要强,不会再过么怕冷,也就用不着再抱着这个了。

    莫辰把灯端到一旁,也脱了衣裳躺下来。

    “快睡吧。”

    虽然下起雪,明天不用早起练功,可是莫辰也没有要让师弟们偷懒的打算。人就怕懒,闲一天,两天,很快就会成了习惯。以后再想再催着他们勤勉起来,可要多花几倍力气。

    他想着,明早召集人,讲一讲上次没教完的身法要诀。

    也不知道师傅现在在哪里,这几天能不能回来。这一趟出门,师傅交办的差事只办完了一半。师傅交待的几封信他都送到了,但是师傅交托他寻的东西,却只得了其中几样,还不到那张单子上写的一半呢。惦记着已经出去大半年,怕师傅担心,这才急急的往回赶。结果师傅倒不在山上。

    莫辰想着心事,晓冬已经偷偷转着脑袋看他好几次了。

    虽然师兄没和他说话,可屋里多了一个人,感觉大不一样。

    这样,挺好的。

    怎么好,他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好,心里暖洋洋的,身上也暖洋洋的。睁开眼也不觉得屋里黑,闭上眼也不觉得屋里空。

    好得他象一只偷了油小老鼠一样,躺在那儿嘴角止不住的往上翘。

    “别笑了,快睡吧。”

    晓冬吓了一跳,赶紧抿紧了嘴。可是过一刻他又觉得奇怪。

    “师兄你怎么知道我在笑?”

    他又没笑出声,屋里又这么暗。而且师兄也根本没有转过头看他,到底怎么知道他在笑的?

    莫辰不用转头看也知道小师弟脸上是个什么表情。

    那又何必转头看了才知道?

    晓冬得不着答案,恐怕今晚就要难受得睡不着觉了。问了两声莫辰不理他,晓冬从被子底下伸过手来,大着胆子扯了扯莫辰的被子。

    一下,两下,大师兄动也不动,也不理他,就好象说完那句话之后马上睡着了一样。

    骗人,哪有睡的这么快的。

    晓冬的手继续往前伸……

    伸不动了。

    大师兄胳膊正好紧紧压住了那一块被边,晓冬的的手可就伸不进去了,感觉前头简直象竖了面墙一样,把去路堵的严严死死。

    晓冬可没有知难而退,反而越挫越勇。不能力敌咱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